356bet真正官网是哪个
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正文


  • 河北一农信社已进入破产程序 引起业界轩然大波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916    更新时间:2012-7-26    字体:


    河北一农信社已进入破产程序 引起业界轩然大波

        近日,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则消息,将尚村推向了风口浪尖。河北省肃宁县尚村信用社正式进入破产程序,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

        这家成立于1956年,至今有56年历史之久的尚村信用社,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历程?在农信社改革中,一般的农信社会并入县联社、市联社或者省联社,形成单一的法人机构,而尚村信用社申请破产,则是独立的法人机构,在这一轮的农信社改革中,尚村信用社为什么没有进入体制的“圈子”?

      带着诸多疑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深入尚村调查这宗首例农信社破产案例,希望能够为银行业破产找到一个标本。然而,实际上,调查比想象的简单,2001年,尚村农信社就已经停止营业,也就是说,它并没有赶上这一轮农信社改革的“趟”。

      11年前就已停业

      尚村,这里盛产皮草,被誉为中国的“裘皮之都”。当车从肃宁县缓慢驶入尚村镇时,道路两旁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皮草厂、皮革厂,在镇上也分散着兔皮、裘皮等专业皮草交易大厅。而这些皮草大部分出口到欧美、韩国、俄罗斯等地区,可以说,这里是经济相对活跃的镇。

      “早没了”、“老地址我们都不知道在哪里”、“不知道有这个信用社”,当本报记者赶赴沧州市肃宁县尚村,希望采访这家被市场认为是特例的农信社破产案时,竟然难以在当地询问到这家信用社的地址,以及相关工作人员。

      在尚村,唯一的一家农信社,则是河北省农村信用联社尚村分社,本报记者到达该信用社的时候,信用社大厅正在装修,工作人员在隔壁一间不大的房间里临时办公。

      “我们也是前几天客户过来问,才知道有尚村信用社破产的事情,实际上我们这里和尚村信用社并不是一家,也没有任何关系。”尚村分社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本报记者走访了当地一些商户,即便是一些年老者,也难以记起尚村信用社的具体位置,只知道“早没了”这一事实。

      2010年,河北省肃宁县农村信用联社正式组建,并开始股份制改革。而早在2000年12月,在尚村组建城关信用合作社尚村分社,目前该分社也隶属于肃宁县联社管理。然而,为何尚村信用社未被收编入县联社?

      肃宁县联社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正在申请破产的尚村信用社,成立于1956年1月1日,原法定代表人是刘炳辉。尚村信用社早在2001年就已经停止对外营业,由于近年来尚村发展较快,这10多年来,信用社的原址已经变迁,再无痕迹。

      “组建肃宁县联社的时候,是很多家农信社法人代表举手表决的,当时尚村信用社没有申请进入联社。”当地一位银行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尚村信用社与河北省农村信用联社,以及肃宁县联社,还有上述城关信用社都不存在任何关系。

      走了6年的破产程序

      那么,尚村信用社为什么会在2001年停业,从停业到现在这10多年,尚村信用社究竟在做什么?

      肃宁县联社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尚村信用社2001年的停业原因是“资不抵债”,但对于当年该信用社的经营状况,没有人能够提供确切的数据,以及当时情况。

      2006年尚村信用社就依法申请了破产。“走程序已经走了好多年了。”上述肃宁县联社相关负责人称。

      上述资料显示,2009年,经国务院批准,中国银监会正式批复尚村信用社正式实施破产。2011年8月,尚村信用社按照程序向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破产申请,到今年的3月23日,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予以受理此案。

      尚村信用社从停业到申请破产,花了5年时间,从申请破产到法院受理又花了近6年时间。

      “其实破产早就申请了,以前没有这个先例,法院这边也没有这个先例。所以法院很慎重,慎之再慎。”上述银行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无法可依”可能是尚村信用社申请破产的6年时间里,相关监管机构、法院等面对的问题。尚村信用社破产走破产程序,可供依据的法律依然是《公司法》和《商业银行法》中相关内容。

      银行业金融机构如果涉及破产,要处理的不仅仅是股东的权益,公众存款安全、金融牌照去留等问题,都是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目前,中国的存款保险制度以及被广泛讨论的银行破产法还没有出台,尚村信用社破产的契机,让上述制度和法律再被市场呼吁亟须出台。

      据肃宁县联社上述负责人介绍,尚村信用社的营业执照已经被工商局吊销,同时金融牌照也于2004年左右,被当地银监机构收回。对于收回尚村信用社金融牌照的信息,本报记者并未从沧州市银监分局获得确认。

      仅存4家债权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尚村信用社破产案件中,并未牵涉到公众存款。

      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其新闻稿中表示:“尚村信用社债权债务关系较为简单,债权人中不存在存款户,职工的劳动关系问题也已经妥善解决。”

      “尚村信用社在2001年停业,当时已经没有客户去做存贷业务了,并且之前已经做了存款户的清理,把钱还给了存款人。”肃宁县联社上述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尚村信用社在申请破产之前已经对存款、股金以及人员都进行了处置,现在还剩4家债权人。对于债权人,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新闻稿中摆了一回“乌龙”。

      新闻稿中显示,农业银行吴桥县支行、北京银行绿港国际中心支行等申报了债权的债权人,参加了尚村信用社第一次债权人大会。然而本报记者向农业银行沧州分行了解情况时,得到的回复是农业银行吴桥县支行并不是尚村信用社的债权人。随后本报记者发现,法院的新闻稿从网站上撤销。

      本报记者从肃宁县联社提供的资料中获悉,目前尚村信用社还存在债务关系的仅剩下肃宁县农行、肃宁县联社、吴桥县联社、北京银行4家。然而对于目前尚村信用社存在的资产和债务总额多少,本报记者未从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获得具体的数据。

      上述肃宁县联社负责人透露,总的债务可能不会太多,比如尚村信用社欠4家债权人中的一家也就200万~300万元,并且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给尚村信用社发放的贷款。“我们也是它的债权人,它还不了,就根据清算分资产,它的债权、放的贷款,都可以作为资产。至于能不能够还清,还要看法院的清算结果。”该负责人称。

      叶檀:河北肃宁尚村农信社破产具有标志性意义

      根据媒体最新报道,全国首个被批准破产的农信社河北省肃宁县尚村农信社目前已正式进入司法程序,距离正式破产只有一步之遥。早在2010年底,中国银监会就已经批准停业多年的尚村农信社实施破产,督促河北省政府依法对它履行破产程序。

      去年8月,尚村农信社向法院递交了破产申请材料。在破产进入司法程序后,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又在前些天主持召开了尚村农信社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农村信用社是中国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说是距离农民最近的银行。

      这些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农村信用社的改革之路也一直在探索和实践之中。作为我国金融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尚村农信社的破产命运应该说具有着标本意义。

      《央广财经评论》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知名财经专栏作家叶檀评论此话题。

      叶檀:我们会看到一个标志性的意义即将发生,银行一般来说是不会破产的,因为从银行的改革来说,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是兼并重组为主,不会通过破产的程序,这一次标志性的,因为这家农信社的规模比较小,债权债务比较清楚,原来职工的关系也已经清理清楚,作为一个标志的话,作为一个试点,希望看到农信社这种小型的金融机构以后也出现一个破产的程序。

      据了解尚村农信社的债权债务关系还是比较简单,债权人当中不存在存款户,职工的劳动关系问题也已经得到了妥善的解决,这意味着尚村农信社其实只是一个特例。因为不存在挤兑现象,也没有存款的事情,而且将死的现象也已经出现了很长时间,所以这家信用社的破产并不意味着很多信用社会跟随或者很多金融机构会跟随他破产,这只是一家特例,拿来做试验的例子。

      农信社基本上是有几条发展的路子,一种是发展比较好,商业范围比较好的地方,主要是发展成为农村商业银行,有的农村商业银行还准备上市,这个是纳入银监会监管系统的。

      另外一种,大部分所做的是进入联社的情况,是由地方来监管的,不纳入金融监管协调,所以监管比较乏力,效率也比较低下,人浮于事的现象比较严重,大部分的农信社都是用的廉政监管,各自独立法人的模式,这样一个模式是主导模式,但是是一个被诟病最多的模式,必须要改革。

      最后一种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最新的一种,就是有可能不是通过兼并重组也不是上级政府来主管,而是通过破产退出市场的形式来做,我们希望第三条的路也能走成功,这样很多估计大概会有一到两成将死或者已经失去的市场存在意义的农信社可以就此走出市场。(中国广播网)

        权威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末,全国农村合作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仍超过4000亿元,不良率超过7%,贷款损失准备充足率不到90%,历年亏损挂账超过500亿元。中西部、东北地区农信社不良率整体偏高,农信社改革虽然取得重大进展,但仍步履沉重。

        不仅如此,尚村农信社的破产引出一个法律空白。据了解,我国的银行破产专门立法还在谋划之中,去年银监会再次启动《银行业金融机构破产条例》的起草工作,目前监管层正参照其他国家的银行破产情况以及相关先进法律制度,做前期研究工作。

       目前,关于银行业暴利我们看到了太多的讨论,却缺少实质性的动作。虽然各种会议不断传递出积极信号,但金融改革依然步伐蹒跚。比如尽管新36条允许民间资本兴办金融机构,但依然面临多重"玻璃门"。民间金融至今仍然处于少人管没娘疼的境地。

    (信息来源:搜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