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bet真正官网是哪个
当前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正文


  • 绝地逢生 企业破产重整的“五谷道场”样本
    作者:中国人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162    更新时间:2012-4-28    字体:


    近日,太子奶集团因债务缠身申请破产重整的传闻,被湖南省株洲市中级法院予以证实,太子奶集团将通过司法程序进行破产重整,以解决巨额债务和运营困境。与此同时,重整一年之后的五谷道场,不仅品牌得到了延续,而且市场占有率节节攀升。69日上午,北京市房山区法院党组书记、院长蔡慧永和曾经审理过五谷道场破产重整案的民二庭法官走访了劫后重生的五谷道场,审视自身在审理五谷道场破产重整案中的经验和遇到的法律问题。

    绝地重生靠“重整”

    沉寂多时的五谷道场重返市场后再创佳绩,目前月销售收入达2000多万元。在各大卖场中销售的全新五谷道场方便面,仍然沿袭了为公众所熟知的“100%非油炸、更健康”的广告语,不同的是产品包装上多了“中粮出品”字样以及中粮集团的标识。在五谷道场的带动下,康师傅、白象、今麦郎等方便面巨头也开始进军非油炸方便面市场。

    两年前,风雨飘摇之中的五谷道场全面停产,负债总额高达6.2亿元,遍布全国15个省市的债权人达600多名。20081016日,在严重资不抵债的情况下,五谷道场向北京市房山区法院递交了破产重整申请书。考虑到该企业仍有发展前景,法院没有简单地“一破了之”,而是积极推进破产重整程序。经过法院106天的细致工作,多次召开债权人会议,成功说服600多名债权人对重整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并先后与相关法院进行了几十次的沟通,成功协调六省共同解决重整过程中的难题。2009212日,房山区法院作出裁定,五谷道场重整计划获得批准,中粮集团作为重组投资方,以1.09亿元入主五谷道场。

    据房山法院透露,作为我国新企业破产法实施后北京法院审理的第一起破产重整案件,五谷道场的成功重整,盘活了企业近5000万元的存量资产,使2000多名职工的就业得到保障、工资和保险费得到全额清偿,600多位债权人的利益得到保护,并使全部债权人拿到了高于破产清算五倍的清偿款,维系了五谷道场与300多家企业的合作关系,实现了债权人、债务人及重整投资人的三方共赢。

    200761日起施行的新《企业破产法》,引入了重整制度,在学界、司法界和企业界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重整制度将破产双方的利益冲突放到了更为广阔的社会平台上,因其对社会公平、和谐、人文关怀的关注,得到了各界的广泛赞誉。

    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破产重整是指经由利害关系人的申请,在审判机关的主持和利害关系人的参与下,对具有重整原因和重整能力的债务人进行生产经营上的整顿和债权债务关系上的清理,以期摆脱财务困境,重获经营能力的特殊法律程序。按照新破产法的规定,破产案件受理前的初始重整申请,重整程序的申请只能由债务人或者债权人提出。法院经审查认为重整申请符合破产法的规定的,应当裁定许可债务人进行重整并予以公告。

     

    重整制度的设立是新《破产法》的一大创新,有着重大的社会意义:其一是对被重整公司而言。公司重整的直接目的是挽救财务状况恶劣或已暂停营业及有停业危险的公司,因其有继续经营的价值、重整的可能和必要,从而予以重整使其免于解体或破产,并能够清偿到期债务,使濒临破产或已达到破产界限的企业起死回生。其二是对社会整体利益而言,也就是对公司之外的债权人及投资公众和社会经济而言,公司重整的间接目的是为保护公司债权人的利益以及社会投资公众的利益,还有公司职工的利益,从而达到社会经济的安定与发展。

    从全球范围看,破产法发展的方向更加注重企业法人特别是上市公司这样的大型公司,通过重整的方式获得新生。作为一种再建型的债务清偿程序,在促进债务人复兴的立法目的指导下构建重整制度,是一个国际化的潮流,它使得陷入困境的企业在提出破产申请后,仍然有可能通过有效的重整避免破产。

    中国政法大学的李曙光教授对此次破产法修改引进重整制度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他认为,新破产法不再仅仅是一部死亡法、清算法、市场退出法,而且还是一部恢复生机法、市场主体的复兴法、拯救法与再生法。

    “中国目前的破产案件总共8万多件,而美国2001年一年的破产案件就达130多万件,中国和美国的企业数量并没有多大的差别,并不是因为中国企业发展的好,而主要是因为以前我们缺乏规范严谨的破产退出程序,阻碍了市场正常的新陈代谢。”

    李曙光认为,由于重整制度所采取的各种措施,如限制担保物权的行使、吸收股东参加重整程序等,能从客观上帮助困境企业走出困境,重新获得新生,避免由于其退市或破产可能造成的冲击,维护证券市场乃至整个社会经济的稳定。同时,扩大对破产事件社会影响的关注范围,以适应现代公平价值的要求,也是当前新破产法中一个重要观念的更新,把对公司职工、股东、关联公司、公司所在的社区、国家财政收入和社会保障等外围受影响者的社会关怀,融合到破产程序和规则的调整中,使法律制度能够反映或顾及其利益诉求,体现了重整制度对社会公平需求的满足、对多数人利益的人文关怀。

    由于新破产法不立即对债务人进行清算,而是允许其在一定限度内整顿其业务,对涉及破产的双方都有一定的好处,清算程序的目的无非是在债务人深陷债务困境的时候提供一个快速解决的办法,但是无论从债权人还是从债务人的角度来看,立即清算并不一定是最好的办法;有时允许债务人继续营业,可能会带来破产财产的增加,这样债权人可以得到更多的清偿,甚至可以使债务人摆脱破产的境地,对于只是因为现金流而发生的财务困难,重整程序的效果可能更加明显。许多债务人的困难只是暂时的,设立重整程序完全必要。

    部分细节待完善

    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五谷道场破产重整案,是北京法院在我国新企业破产法实施后成功审理的第一起破产重整案件,审理期间屡现波折,遭遇了种种现实困境和法律难题。北京市房山区法院副院长张仲侠表示,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房山法院遇到了一些法律问题,在新破产法没有出台进一步司法解释的情况下,法院结合本案实际情况作出了一些有益的尝试。

    首先是破产程序与其他执行程序的衔接问题。据张仲侠介绍,新《企业破产法》第19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但在司法实践中,破产程序与其他执行程序的衔接问题面临着两个困境,解除对债务人财产进行保全的裁定书,应当由破产案件的受理法院作出,还是由原来采取保全措施的法院作出?保全裁定期限届满时,如何解除保全措施?对此,新破产法均没有作出明确规定。而在实践中,行政执法机关在保全裁定期限已经届满时,出于自身责任的考虑,坚持认为其原来作出的保全措施依然有效。对于上述问题,房山法院认为,解除保全的裁定由受理破产案件的法院作出,将更有利于破产案件的顺利审理;在保全裁定期限届满时,应由受理破产案件的法院直接认定保全裁定已经失去效力,保全措施应予解除。

    其次是破产重整中出资人权益的调整问题。新《企业破产法》第85条和87条规定,对破产重整程序中的出资人权益调整作出了规定。依据该规定,重整程序可以在符合公平、公正原则的条件下对出资人权益进行调整。而在司法实践中,有关出资人权益调整的首要问题是调整所采用的方式,即采用股权转让的方式,还是增资扩股或者债转股的方式。除此之外,与出资人权益相关的法律问题还包括:在破产企业净资产为负时,可否由法院直接以裁定方式认定出资人的股权已无价值?在出资人股权无价值的情况下,对股权所采取的保全措施的效力应如何认定?

    关于破产案件中的股东权益问题,房山法院认为,破产企业是处于严重亏损状态、资不抵债的企业,其所有者权益已经为负数,此时,可以由审理法院依法作出裁定,裁定股东权益无价值,并以此认定股东权益采取的查封、冻结措施失效。

    另外,还有破产重整案结案的时间问题。新《企业破产法》第86条规定:“自重整计划通过之日起十日内,债务人或者管理人应当向人民法院提出批准重整计划的申请。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符合本法规定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裁定批准,终止重整程序,并予以公告。”依据该规定,法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之后,即可以进行案件报结。此时报结,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提高法院的结案率,但也会引发一系列的后续问题:案件报结之后,基于破产案件而指定的管理人身份是否依然有效?法院应以何种身份、如何对重整计划的执行进行监督?日后出现涉及协助执行、转入清算等问题时如何进行处理?

    由于新破产法尚未出台司法解释,房山法院在审理五谷道场一案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在重整计划批准之时并未立即进行案件报结,这一做法使得该院在重整计划执行阶段对重整计划的执行情况进行了有效的监督,对重整计划执行阶段遇到的法律问题及难题及时向上级法院进行了请示汇报,促成了本案的审结。因此,该院建议,对于适用重整程序审理的案件,在司法实践中不应急于报结,而应在重整计划全部执行完毕之后再进行报结,以使法院能更好地对重整计划执行状况进行监督,更好地协调处理重整计划执行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化解重整计划执行过程中遇到的阻力。

    北京破产法学会副会长、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尹正友指出,作为一部程序法,新破产法对企业界和社会的积极意义已经得到广泛的肯定,新破产法的整体框架是不错的,但还需要在实施细节上进行进一步的完善。鉴于受理审查期限太短,法院是否可以要求被申请破产的债务人提交经过依法审计的财务报告;作为破产管理人,是否可以为了顺利取得相关审批文件而进行个别清偿;是否必须在案件受理后两个月之内,就是否继续履行尚未履行完毕的合同作出决定,否则就依法视为解除合同;是否可以根据职工相关基本保险费用的支付绝对不能出现中断的实际情况,决定在管理人的工作过程中,参照有关公益债务的规定,随时支付;关于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的规定,是否同样适用于已对特定财产设定担保的债权等等,这些问题都有待于司法解释的出台来进一步细化。

    相 关

    《企业破产法》司法解释有望出台

    在近日举行的“第三届中国破产法论坛”上,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透露,目前正在起草对《企业破产法》的系统司法解释,其草案已经过多次研讨,有望于近期出台,企业可以依法申请破产,破产法将鼓励企业重整再生。

    2009年以来,针对破产案件司法审理中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相继下发了《关于依法审理和执行被风险处置证券公司相关案件的通知》、《关于正确审理企业破产案件为维护市场经济秩序提供司法保障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受理借用国际金融组织和外国政府贷款偿还任务尚未落实的企业破产申请问题的通知》等司法政策性文件。

    据最高人民法院数据,2007年、2008年、2009年三年中,全国企业破产案件受理数量分别为3817件、3139件和3128件。而同一时期,工商管理部门每年吊销注销的企业数量达80万户左右。

    “其中有许多企业未依法定程序退出市场,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奚晓明表示,当前《企业破产法》实施后全国破产案件受理数量不但没有增加,反而连续下降,这种情况严重损害了相关权利人的利益,阻碍了该法的贯彻实施,导致破产法制度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奚晓明指出,破产法既是一部规范企业市场退出的法律,也是一部挽救企业、鼓励企业积极再生的法律。各级法院应当准确把握不同破产程序的适用条件,善于运用重整、和解等新的法律工具,挽救有再生希望与价值的企业。

    新破产法因取消传统的清算组制度而创设管理人制度,以及纳入重整制度等颇受学界肯定。但是专家和法院事务人员认为,实践中这些制度亟待完善。

    中国人民大学破产法研究中心主任王欣新认为,管理人制度主要存在的问题有:一般破产案件完全采取由法院随机指定方式管理人,对债权人的意志考虑不足;对基本上无产可破或无报酬可支付案件的管理人难以指定;一些法院固守旧模式;目前管理人的指定范围和随机指定方式难以体现重整案件对管理人的特殊需求。

    北京破产法学会副会长、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尹正友建议,目前职业管理人队伍过小,入册机构数大大超过破产管理所需;一些基层法院在实践中并未采取随机指定方式,难免暗箱操作之嫌。由此,应设置更为专业和独立的第三方对破产管理人进行监督和考核,以及成立全国统一的破产管理人协会。

    链 接

    五谷道场盛极而衰 绝地重生时间表

    2001年,以王中旺为首的13位股东出资180万元创建了河北中旺食品有限公司(中旺集团前身)

    200312月,获得“康师傅”天津顶益国际食品有限公司注资3亿元。

    2005年,集团总部由河北省隆尧县迁至北京,五谷道场品牌开始运作,中旺集团步入了二次腾飞阶段。

    2006年,五谷道场销售额达到15亿元,中旺集团因此荣登第五届中国成长企业100强的榜首。

    2007年,誓言增加到48条生产线,拿下方便面市场份额60%的五谷道场命运急转直下,衰落速度比成长时还要快。

    2007年上半年,因为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虽经历了集体涨价风潮,但是方便面行业的整体利润均下滑明显。特别是以广告投放为主要营销手段的“五谷道场”,由于盲目扩张、广告支出过大及研发新产品费用激增,出现了供应商货款给付不及时、无法给经销商正常发货、拖欠广告费和员工工资等问题。200710月起,五谷道场全面爆发财务危机,劳动争议、法律诉讼不断增加。2007年年底至2008年上半年,仅房山区法院就受理涉及五谷道场的案件近80件,标的额3000多万元。

    20081016日,企业全面停产,负债总额高达6.2亿元,600多名债权人遍布全国15个省市;在严重资不抵债的情况下,五谷道场向法院递交了破产重整申请书。根据评估公司出具的报告,公司已经符合破产的条件。

    20081120日,公司破产重整。房山区法院受理此案后确定了由专业律师团队、清算事务所和房山工业局三方组成的五谷道场重组清算组为破产管理人。法院要求管理人制定详实可行高效的重整时间表,并按时间表认真履行各项职责。经过细致缜密的资产核查工作,管理人将“五谷道场”的巨额债务进行了以下划分:

    第一类是担保债权,共有两个债权人,债款数额近5000万元,占整个债务的十分之一。这类债权按照我国法律必须优先进行清偿。

    第二类是职工债权,总额为300多万元,包括职工工资和各种社会保险费用。按照我国法律,这类债权也必须优先得到保障。

    第三类是普通债权,这也是“五谷道场”债务中比例最大的一部分,共有300多个债权人,债款数额高达4个多亿。

    由于前两类债权都有优先权利,如果对“五谷道场”进行清算,根据我国《企业破产法》的规定,没有任何优先保障措施的普通债权清偿率就只有2.76%。而这时能有新的资金注入,盘活整个资金链条,无疑成为五谷道场每个债权人都在期盼的事情。

    2009212,中粮集团以1.09亿元取得该企业股东股权。226日,中粮集团正式接管北京五谷道场食品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中粮入主后的五谷道场继续做大非油炸方便面业务,还进一步投入资金。通过重组五谷道场,中粮成功进入方便食品行业。

    20091022日,曾经一度在大众视野中消失的“五谷道场”方便面高调宣布回归市场。

    (信息来源:网易新闻)